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588中文 >> 小王妃她甜又横 >> 第240章 大结局(二)

第240章 大结局(二)

到了该下雨的时候了吧,青岭就开始下雨了。

真的就跟老天特意关照似得,知道田里的庄稼需要什么,他就赐予什么。

因着下雨,花池里的那些菜也更像疯了似得,本就开花儿了。这下子可好,雨水太丰沛,已经开始准备结籽了。

那些菜,在开花的时候就不能吃了,如今结籽,那就更不能吃了。

于是乎,鹿元元忍痛的,让护卫把花池里的菜都给拔了。

是挺可惜的,卫均看着她那小脸儿,也不由一并觉着可惜。

于是乎,就安慰她,到时雨停了,她想栽种,就重新再栽种一茬。

毕竟,在这青岭,绿叶的菜,一年的确是可以收获数茬。

她却是摇头,受不起那累了,他都回来了,她还没事儿去种什么菜。

闲来无事,和他凑在一块儿待在廊下看雨听雨,那不是更有意思。

她所谓的有意思,卫均都挺配合的,她之前说他在她面前就会冒出一股年长之人自带的宽容宽厚,那还真不是瞎说。

分明一身的清贵,那种旁人连袍角都攀不上的气质,和他那种宽厚混合在一起,别说,还挺和谐。

鹿元元喜欢,还爱看。

卫均似乎好像明白她爱看,所以,他就偏偏在她面前将她喜欢看的展现的淋漓尽致。

若是用动物界的动物做对比的话,鹿元元认为,他的行径与孔雀极为相似。

当然了,也是好的,她喜欢。

接连的雨季过去了,俩人也如与世隔绝似得,总算是迎来了外面的消息。

这消息,来自于乔小胖和阿罗,他们俩在帝都一直在等着鹿元元回去。

但是,不止没回去不说,甚至连一点音信都没有。

于是乎,两个人索性就直接去采星司,还没找一般人,寻到了卫均亲信的影子。

毕竟之前在长岐山那边儿有过照面,或许叫不上名字,可脸熟就行。

找到亲信直接要他们给鹿元元传信,是死是活好歹给封信回去。

好吧,如果是这种口信的话,那就说明他们的确是有点儿生气了。

朝着卫均耸了耸肩膀,鹿元元不做声,一副跟自己没关系的样子。

当然了,这也是表象,她就是不做坏人罢了。

卫均抬手在她脑袋上一拍,“回去吧。住些日子,本王也处理些事情,无事了再回来。”总的来说,还是在这里最得卫均的心。

不仅是因为清净,更因为整日与她在一起。

弯着红唇,鹿元元轻轻地点了点头,“听你的,我们家,小事都是王爷做主。”

几不可微的扬眉,“那大事呢?”

“大事啊,我师父做主。”鹿元元小脑袋一歪,想哄他,那还不是相当简单。并且,是深知他喜欢听哪一类的话,弯弯绕绕同时又得直白。

果不其然,听着这话的人的确是高兴了,笑的很清浅,但眼睛里溢出的那种开心,是如何也掩饰不住。

好吧,就她这张嘴,即便是真用他去给她挡刀挡枪,他也无话可说,甚至还得乐得呢。

决定回帝都,自然是很快便启程。

只不过,这个地方可不是不回来,并且,卫均认为,可能很快就会回来。

再次将这个地方像保护密地一样的保护起来,留下护卫几人专门守着,其他人则全部随队返回帝都。

这个时节,帝都也是很热的。只不过,又不是西南青溪城那种会感受到的潮湿的热,反而很清爽。

当然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是极好的,很舒坦。尤其清早和傍晚,极为爽快。

鹿元元就不是了,略干燥的热,让她的鼻子不太舒服不说,更像是得了鼻炎一样,总是有点儿痒痒的,还要打喷嚏,可是打不出来。

于是乎,在进了帝都的地界之后,她就把口罩戴上了。甚至有时会把口罩浸湿了,再扣在脸上,呼吸之时能吸一些水汽进去,稍稍舒坦些。

“他们是真不懂我这鼻子到底有多难缠多麻烦,只顾着自己想见我,冤家啊。”她缩在那儿,因为鼻子不舒服,说话也囔囔的。

卫均将水壶拧开了,一手拿着,另一手稍稍把她的口罩往下扯一扯,是想让她多补充点儿水分。

鹿元元顺势喝了一口,并不一下子咽下去,反而是含在嘴里,一点一点的往下顺。

“你这鼻子,也不敢随意的给你用药。回了帝都,叫他们看看你,本王处理完了采星司的事情,便带着你再回青岭。”卫均也算看出来了,除了在南方,北面的话,只有青岭她还能舒适些。

“这叫什么?异人多变相。越是有些天赋异禀的本事,就越是麻烦。”她很不自愧的说道。

卫均忍俊不禁,“这多变相,指的还有什么?”

“能生孩子,生一个球队。”他是跟她没正经的,逗趣呢,她也瞎说八道。

抬手在她耳朵尖上捏了一下,“也不无不可。”

哼哼了两声,若是他的肾能一直这么给力,再持续的身体力行,真想生一个球队,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当然了,这还得取决于她这小身板行不行,她觉着自己未必成。

终于进了帝都,朝着城郊的庄园而去,走的还是较为僻静的路线。关于帝都的繁华,鹿元元还是没窥得半丝。

不过,也无所谓了,因为马上要见着乔小胖和阿罗了,听他们俩跟自己唠叨,还看什么繁华城景。

诚如鹿元元所想,到了庄园,那二位已经在大门那儿等了好一阵儿了。

见着了人,她先看到的就是乔小胖的白眼儿还有阿罗松了一口气又有点儿可惜失望的眼神儿。

走下来,卫均也松开了她的手,那两个人先给卫均请安,然后才转眼看向她。

鹿元元抬手朝他们俩挥了挥,“好久不见,亲人们。”

乔小胖从鼻孔里呵出了一声冷哼,“眼下我们还是亲人呢!”

“那必然的,天亲地亲也不如我家小胖亲。”鹿元元张口就来,说的跟真的似得。

“行了,一路奔波,都挺累的,快进去吧。这几日小胖在城里可风生水起了,找到了不少菜做的特别好吃的酒楼。因为此,他才特别想你。”阿罗阻止他们再吵,说道。

“我胖哥找到的好吃的,那肯定好吃。咱们什么时候去?”她相当捧场了。

如此,乔小胖是爱听的,小眼睛一眯,“不着急,明儿胖哥带你去。”

进了庄园,这里还是以前那样子,若说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后山的树更茂盛了。

那种密密麻麻的茂盛,跟一团一团的绿云朵似得。

而且,这段时间,不止是庄园里,还有后山上那些盛开的小花花,都被清理走了。

这里的主人受不了,那些东西,的确是不能待在这儿。

她见着了亲人,卫均也暂时离开了庄园回了采星司,他手头上积压了不少事,的确是需要处理了。

人家一走,她颈子就被乔小胖给圈住了,“行啊你,有了夫君,连胖哥都不要了。说走就走,连个信儿都不给。老子就想啊,这若是你被卫均给拆吧了,老子都不知道去哪儿给你收尸去。”

鹿元元哪能敌得过他的力气,被他禁锢,他往哪儿走她就拖沓的随着,像木偶似得。

阿罗走在后面看着他们俩,也露出了丝丝笑意,“你没跟去青溪城,倒是很好。当时城里乱的,什么人都有,不少百姓的房子都遭了秧。”

“虽是如此,但她也得有遗憾,所有她闻着香的男人都在青溪城,她居然没去,有没有觉着特遗憾?”乔小胖松了劲儿,鹿元元也从他胳膊底下钻出去了。

“那都无所谓了,我整天闻着卫均,别的人再香也换不来我回头。”鹿元元无所谓,她都很久没闻过香喷喷的人了,所以,记忆也不是太清晰了,以至于就变得无所谓了。

乔小胖很受不了,阿罗倒是一笑,“感情好是好事,我这次回青溪城,倒是去看了不少以前咱们的邻居。那些看起来相濡以沫的老夫妻,其实过得和乐的,大都是年轻时感情非常好,在年迈之时还能够整日笑对。还有整日吵的,我一打听,不只是因为年轻的时候感情不和,还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家务事吵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到了这个年纪,像仇人一样。所以,这些前车之鉴你得记着,切莫因为一些小事斤斤计较。”阿罗轻声说,这都是为了她好,当然是希望她能够和和美美的与卫均过完这一生。

鹿元元跟着点头,非常听话的样子,乔小胖倒是对此嗤之以鼻。他认为,既然做夫妻,那关系就变了,不止是最亲密,同时也更像同僚。

看似并肩携手吧,可,还是得较着劲。不然的话,对方太聪明太心机,那不是得一辈子都被压制着?

阿罗说什么,鹿元元就点头听着,其实吧,她能看出来阿罗此时的心情,她有点儿可惜。八成是以为这回见着她,能见着她大起来的肚子呢。

哪想,肚子还是那样儿,她就有点儿可惜失望了。

阿罗比卫均还着急,她也是之前就表达过,若是能生,那就多多的生,为鹿家发扬光大。

听着阿罗上了好一会儿的课,她才放过她,乔小胖说起了这段时间在帝都都都做了些啥,不可谓是风生水起。当然了,主要是因为兜里有钱,有钱,就想干啥干啥。

一听他说,鹿元元就开始心疼她的钱。可是,又能说些什么呢?她若是真表现出心疼钱来,乔小胖就得用口水轰炸她。

算了,卫均也没给他们发工资,花她的钱也顺理成章。

那是她的羊,从他身上拔毛和从她身上拔毛,是一样的。

不过,花了钱去吃喝玩乐那自然也是有收获的,帝都太大,什么都有。但是,正是因为大和多,所以,有些时候不了解的话容易踩雷。

乔小胖正是用了不少的钱踩了不少的雷,最终寻到了几家极为靠谱的。那不只是他自个儿喜欢,自家的人自己了解,鹿元元肯定会喜欢。

说着这些日子以来的各种收获,并且已经定好了,明日他们三人就去城里转悠去。

鹿元元也点头答应,这帝都,这是第二次回来了,到底长什么模样,她都没看全呢。

不止帝都的样子没看全过,连采星司都没去过。

这可真是许久不见,用过了晚膳,才得以回到半山的居室。

许久没回来,但小丫鬟的速度快,收拾的干干净净。

她也把自己收拾了一番,然后便直接躺到了床上,睡觉。

待得卫均回来,都半夜了。

眼睛没睁开,但是知道他躺到了自己身边,手也不太老实。

她有点儿烦,就侧过身去背对他。

大概也是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最后只是把她给抱住了,并没有再吵她。

翌日,太阳跳起来了,鹿元元也睁开了眼睛。只是往身边儿一摸,嘿,那半夜才回来的人不知何时又走了。

真是睡得比鸡晚起的比鸡早,在这帝都,他非得活活累的早衰不可。

今日要和乔小胖阿罗进城去潇洒,爬起来,洗漱干净,换上一身颜色较为亮堂的衣裙,然后便下山了。

到底是在一起久了,那两位深知她这作息,他们俩也没着急,甚至把早膳都用了。

既然来了,那就出发。鹿元元空着肚子被乔小胖勒着,一块儿出了庄园。

进城,这回是实实在在的进城,坐着精致的马车,在穿过几条较为清冷的街之后,帝都的繁华才算真真切切的进了眼睛里。

车窗开着,鹿元元也静静地看着,和她想象中的差不多。

人很多,来来往往的,能看的出有很多不是帝都人,是从外地来的。

正因为如此,这街上才显得非常拥挤。

马车走走停停的,谁又想得到在这种时代,白日里街上还有人流车流的高峰期呢。

这就是没有交通管制,不然的话,没准儿还得来个限号出行。

帝都的主街有数条,乔小胖在旁边给她介绍,这条街怎样怎样。到了另外一街,那条街又如何如何,他了解的是相当透彻。

而且,这帝都的贵人打斗大都住在哪些地方,他都知道。

唯一不知道的,也就是皇宫了,毕竟那地方在三百米之外就戒严了,寻常人哪敢靠近。

把数条主街都转了一遍,这才在一家酒楼前停下。

酒楼的门面那是相当大,天子脚下,就是这种规模。

从马车上下来,自有小二来牵马引路,三人随着小二进了酒楼,一楼的食客很多,并且在大厅里还隔着一扇大屏风。被屏风遮挡的里头,说书先生正在说书呢。

没在一楼做停留,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的布局和一楼差不多,但相较一楼要安静许多,食客七八桌,喝酒谈天,声音也都不大。

这酒楼是有三楼的,沿着楼梯在往上走,三楼都是包间儿了。

并没有上三楼,三人在这二楼靠窗的桌边坐下,临窗而坐,那么往下一看,这条街大半入了眼。

鹿元元也往下看,那些来来回回的车马软轿,还有行人,真是熙熙攘攘。

大概,这整个大魏,也的确是只有帝都才有这种场面。

“来来来,先喝茶。这茶啊,都是今年的新茶,不要钱,喝没了可再续。”乔小胖给鹿元元和阿罗倒茶,边倒边说道。

鹿元元也不由得点头,闻了闻,是干净的,即便免费的,也没有糊弄。

“这家的鱼做的好,老子之前还特意点了几道鱼来尝尝。一会儿你也吃吃,若是觉着不好,老子再带你去别处品尝。”乔小胖可不止语气很大,而是非常有自信。

鹿元元仰脸看着他,一边轻轻地点头,是啊,这种自信都是用钱堆出来的。这么了解,他这段时间祸祸了多少钱啊?

心里疼,但也不能说什么,他高兴就好,高兴就好。

乔小胖是真的对这儿相当了解,菜品什么的很是了解,点的都是鹿元元喜欢的口味儿。

没过多久,小二将菜送来了,只是一看,鹿元元眼睛也跟着亮了一个度。先不说味道,就是这摆盘造型,都非常华贵啊。

“看,配得上老子的身份,要的就是个财大气粗。”乔小胖非常满意,又岂止是非常满意,特别满意。

阿罗淡淡的扫了乔小胖一眼,不过也拿他没办法,任他折腾呗。

“嗯,是挺显得财大气粗的。”点点头,鹿元元执起筷子,气味儿也非常不错,有一种极其饱满的感觉,用料应该相当足。

品尝,果然是鱼,味道嘛,和青岭那边又不一样,很是丰富。

随着吃,鹿元元也轻轻地点头,“我家小胖不仅擅于观察,在吃这方面也是相当有研究的。记得有一些文人雅士就喜欢专门出一本关于吃的书,或是记录全国各地的食物,或是自己研究制作。不止接地气,又是俗中大雅。”

“说得好。”一听,乔小胖的小眼睛也跟着一亮。

“趁着眼下还能随意的出入庄园里的库房,你就抓着时机赶紧天南海北的走走,品尝一下大江南北的食物。待得你拿不了库房里的钱,那就寸步难行了。”阿罗说道。

“说来也奇怪,那库房啊,之前是锁着的。后来老子去了一趟,护卫把各种锁都给撤了,老子就跟进自家后院似得。”乔小胖说道,主要是有些不解。在他看来,鹿元元不是这种大方的人,卫均嘛……那就更不像了。

鹿元元眨了眨眼睛,这事儿她不知道。庄园里的库房,其实她只是从门口路过,并没有进去过。

“没准儿啊,卫均就是想让我把你的钱都给花了。”乔小胖小眼睛一转,好像品味出了其中奥秘。

“你什么意思?”鹿元元挑眉,卫均哪是那种大方的人。

乔小胖笑的贼兮兮,“那是因为,某些人啊,喝了酒上了头,就要买卖人口。”

缓缓地眯起眼睛,鹿元元还未说话呢,倒是小鼻子忽然一动。下一刻,她就转眼看向了楼梯那边。

正好的,三楼那边有人走了下来,三四个人,各穿着华贵,一瞧就不是普通百姓。

她看过去了,那几个人中也有一人朝着这边看了过来。在如此奇怪的时机里四目相对,都各自愣了一下。

“巧克力。”她闻着了味儿,才会好奇的看过去,哪想真见着人了。

乔小胖和阿罗立即转头,真没想到帝都这么大会在这儿碰上。刚还说买卖人口呢,那主角就来了。

看见了他们,阎青臣亦是十分意外。他一身华服,与往时的他大不相同。只是这么一瞧,就知他是出自权贵豪门,可不是普通人。

他与同行的几人简单的说了几句话,那几个人就下楼了,他则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站起身,鹿元元看着他,一边深呼吸。

多久没闻着这奶油巧克力的味儿了?如今这一闻着,真是上头啊。这是世间最好闻的味道,没有之一。

当然了,这话也只是在心里念念罢了,可不能说出口。

“鹿小姐,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你可还好?”先拱手见礼,阎青臣才开口道。

鹿元元点了点头,“是啊,纯属意外,但可说是意外的惊喜。”说着,她又深呼吸,都能瞧得见她那吸气的样子,跟中邪似得。

乔小胖斜着眼睛看鹿元元,之前在青溪城,她不在。与阎青臣遇上了,他看起来,似乎很是……

“不过,现在应当称鹿小姐为肃王妃了。”阎青臣自然是知道的,这种事,或许寻常百姓不太清楚。但是,在帝都,在这个权贵的圈子里,传播的速度是最快的。

闻言,鹿元元也一笑,“不用那么客气,我这王妃,也没人认识我。”

“既然碰巧遇上了,阎将军请坐。”乔小胖说道,一边伸手示意他请坐。

阿罗立即调整位置,给阎青臣在对面让出了个单人的位置。

阎青臣倒是也没拒绝,旋身坐下,他正好在阳光底下,也不知是因为他本人,还是因为那阳光,让他看起来极为风华正茂。

鹿元元就坐在对面,这么一看他,眼睛也跟着一眯。他在阳光底下的样子,让她颇为担心,害怕他被阳光晒化了。

这巧克力若是被晒化了,那就太可惜了。

“阎将军何时回来的?我们当时离开青溪城,阎将军可是回营地了。”乔小胖问道,别看他一副大丫头的打扮,可是说起话来,那是真的跟个爷们儿没什么区别。

所以,经常与他来往的护卫,在不知他真实身体状况的情况下,通常因为他这行事作风,早把他当男人了。

不过,阎青臣还是不一样的。

闻言,他微微的点了点头,“三日前刚刚返回帝都。”

“回了帝都,阎将军看起来更像富家公子,你这样放松下来挺好的,总是绷着也很累。”重要的是,她闻着他身上的味儿,觉着他可能心情不是太好。

因为,奶油巧克力的味儿不像以前那么浓。

“回家一趟,的确是有些收获。母亲在以前曾见过你,可能你都不记得了,你那时候才不过五六岁。”阎青臣忽然想起这事儿,脸上的笑也多了。

“啊?是吗。”将军夫人的话,会一直在帝都吧,以前的鹿元元,来过帝都吗?

“当时母亲有三年没见父亲,父亲一直在边关,她很是想念,便请求了皇上。后来,母亲去了边关,不止见了父亲,还见了鹿判,以及当时被鹿判带在身边的你。”谁又想过,母亲在那么多年前曾见过她,很小的她。

这种事鹿元元怎么可能知道,她眼下只能眨着眼睛,一副自己早已想不起来的样子。

“老夫人的记性可真好,这么多年的事儿还记得呢。不过,我们家元元姐肯定不记得了,别说她有病,即便没病也记不住。”乔小胖说道,这事儿他是不知道。

“母亲记忆深刻,是因为当时你非常特别。明明那么年幼,甚至初初启蒙习字,说出口的话却非常惊人。”阎青臣接着说,这也是此次他回来,听到的最惊人的事儿了。

鹿元元依旧眨眼睛,等着他继续说,以前的鹿元元到底有多么的不平凡,有多语出惊人。

“她说什么了?”果然,乔小胖是期待的。若说五六岁的时候,他整天都在和自己的病做斗争,和鹿元元并不是很亲近。

“母亲问她,长大了打算嫁一个什么样的男子。”就是这种年长的女人会逗小女孩儿时问的问题。

乔小胖挑了挑眉毛,又看了一眼鹿元元,不知她小时候是怎么想的。

“然后呢?”这回是鹿元元问的,也不知以前那个鹿元元对于自己的未来是如何想的。总之,她后来就死了,她成了她。

“然后她说,她是个仙人,仙人是不能嫁人的。待得她功德圆满,她就回去伺候菩萨了。到时候,就让凡人来再嫁人吧。”阎青臣说,又不由的笑,只是想想五六岁的孩子能说出这种话来,就非常好笑。

乔小胖和阿罗也笑出声,的确是能吹啊,较为符合她真实的本性。

反倒是鹿元元有那么片刻的愣怔。

垂下眼睛,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或许,以前那个鹿元元真的是个仙人吧。

“自己都忘了是不是?现在还觉着自己是仙人不?”乔小胖看她,一边笑道。

“做仙人有什么好?我还是在红尘里混吧,做不了仙人。”鹿元元仰脸,弯着眼睛一笑,甜的很。

乔小胖嗤笑,明白就成,她这种人去当仙人?门槛都迈不进去。

“你与肃王成亲,我还未送贺礼。不知,你想要什么?再稀奇古怪的东西,帝都都有。”阎青臣问道。

想了想,鹿元元摇头,“没什么想要的,毕竟想要的,也得不到。”她想把他买回家,跟个摆件儿似得放在家里,整天闻味儿。

当然了,这种想法,现在是提都不能提了,有人会生气的。

看着她的眼睛,阎青臣也笑了,其实她不用说,他也能看明白她想说什么。

她喜欢的,一直都是他身上气味儿而已。

片刻后,阎青臣就告辞了。

乔小胖轻叹着,再也找不着这样的男人了,错过了,也真是太可惜。

这话显然就是说给鹿元元听的,不过,她就当没听见。

阿罗起身,下楼去打算结账。

不过,一会儿就上来了,“阎将军把咱们的饭钱付了,并且给的多了,还倒找我二两。”大概阎将军真的以为他们吃很多,居然给了那么多钱。

“这就当贺礼了。”乔小胖扬了扬下巴,他还是觉着阎青臣这个男人有风度。若是能够用投票来决定鹿元元最终嫁给谁,那他肯定投阎青臣,即便是现在,还是投他。

鹿元元笑笑,随后起身,三人一同离开了酒楼。

又在帝都不少有名的地方逛了逛,的确是挺有意思的。不过,这种有意思,逛一次也就够了。鹿元元觉着,若是再来的话,那就只能为了吃东西。若没有好吃的,免谈,还不如在床上闻卫均呢。

终于在傍晚的时候回了庄园,灯火通明,还是熟悉的宁静。

累的半死,鹿元元一步步的回了半山。在小丫鬟的协助下沐浴清洗,将自己捯饬干净了,一身的骨头都要化了。

回到居室,却不想那个一大早就跑了的人不知何时回来了。

上下的看了看他,鹿元元就笑了,“大忙人回来了。”

坐在床边,卫均正在看带回来的信,随着她回来,他也抬头看她,不由笑了。

“听说今日在城中逛了个遍,好玩儿么?”他笑看她,看样子好像什么都知道。

他一说,鹿元元倒是又想起阎青臣的话来,以前那个鹿元元说自己是仙人,功德圆满,就回去伺候菩萨了。

如此一想,她心里也一动,走到卫均旁边,就直接窝进了他怀里。

顺势抱住她,卫均一边歪头看了看她的脸,瞅着倒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命中注定你要娶鹿元元,真是命中注定。”虽不是同一个灵魂,但,还是鹿元元。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卫均看着她的小脸儿细究了一下,依旧没答案。

不过,也没什么所谓了,毕竟,她一直说奇奇怪怪的话。

“唉,命中注定,多难求啊。”因为这个命中注定,她都跳了一个世界。

但,跳了一个世界也值了,为了这个男人,值得!

(全文完)

《小王妃她甜又横》无错章节将持续在588中文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588中文!

喜欢小王妃她甜又横请大家收藏:(www.588zw.com)小王妃她甜又横588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小王妃她甜又横最新章节 - 小王妃她甜又横全文阅读 - 小王妃她甜又横txt下载 - 侧耳听风的全部小说 - 小王妃她甜又横 588中文

猜你喜欢: 一品容华女商(大清药丸)君九龄韶光慢公主驻颜有术[清穿]小王妃她甜又横在清朝的生活重生之亲王宠妃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完本推荐: 帝王之友全文阅读我炒CP翻车后全文阅读我用魔法称霸逃生游戏全文阅读君九龄全文阅读青帝全文阅读前男友又凶又怂全文阅读在清朝的生活全文阅读入戏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莽荒纪全文阅读星际第一团宠全文阅读将军长命百岁全文阅读龙皇武神全文阅读电竞毒瘤集结营全文阅读港综世界大枭雄全文阅读[综]诺澜的历练之旅全文阅读红楼之林如海重生全文阅读臣服全文阅读天子脚下全文阅读穿成病弱女配后我出道了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逍遥游野兽也是裙下臣美色动人一开始我只想当个演员娇宠小王妃靠土豪APP追星而立而立我能升级避难所海贼王之尘心剑豪柱灭之刃之杀鬼就变强我有一个特种兵系统穿成病弱女配后我出道了红楼之林如海重生从蚯蚓开始杀戮进化开局挑战遗愿清单,继承1000亿入戏从盗墓开始探险直播求生玄浑道章鹅子,等妈妈捧你!韶光慢开局一颗水银果实小王妃她甜又横星际第一团宠娱乐:从胖子开始成为男神不灭战神青帝继母难为禁区之狐前男友又凶又怂

小王妃她甜又横最新章节手机版 - 小王妃她甜又横全文阅读手机版 - 小王妃她甜又横txt下载手机版 - 侧耳听风的全部小说 - 小王妃她甜又横 588中文移动版 - 588中文手机站